• 鐵甲工程機械網> 工程機械資訊 > 企業 > 攻克礦山困境,這群人走在了前面,千億賽道逐漸浮現

    攻克礦山困境,這群人走在了前面,千億賽道逐漸浮現

    “攻克礦山困境,這群人跑在了前面!”

    當人們玩著手機,體驗著各式各樣的APP,身處新消費場景,自感“年輕化”正給這個時代帶來無限美好時,有些行業卻因“老齡化”捉襟見肘。

    全國人口普查最新數據顯示:60歲及以上人口占比達到18.7%。按著全球“老齡化”的定義標準,“如果一個國家60歲以上人口占比在10%—20%之間,該國家已處于輕度老齡化狀態。”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證實了該標準并宣布,“我國邁入輕度老齡化社會”。

    在國內各個產業,人們對“老齡化”均有著不同理解,比如互聯網行業普遍認為,“老齡化,影響不了互聯網,因為,有源源不斷的年輕人才加入。”然而,與互聯網關聯度極低的傳統資源開采行業,“老齡化”則讓他們,談之色變。

    “處在深山,與世隔絕。”

    一位礦山裝載車司機在社交平臺這樣描述著自己的職業,按著他的年齡再開1年車就可以休息,陪伴家人了,但他的心情卻很復雜,“找不到接班人,企業想讓我返工多干幾年。”畢竟,那需要在危險環境,展現出高難度的別樣車技,并不是有個駕照的司機就能完成的。

    這位司機所產生的困惑,只是國內眾多礦企中的冰山一角。

    當一個產業遭遇困境,另一個產業就會悄悄爆發。

    礦石生意火爆背后

    2021年,原材料價格暴漲,礦石生意熱到發燙,二級市場的公募基金、股民甚至把礦企炒出歷史新高,中證申萬有色金屬指數從4000點漲至8000點,整整翻了一倍。

    一級市場的VC/PE、產業資本也沒閑著,賽富投資、梅花創投、華為、小米等明星資本紛紛參與到挖礦的事業中。礦山一度成為2021年,新能源之外的最大風口。

    這簇生了外界對礦山的高度關注。

    對于礦山自身存在的困境難題,也被資本視為“能用科技賦能產業鏈”的隱蔽賽道。

    然而,業內的討論焦點始終圍繞一個話題,“怎么解決礦山困境?”

    針對礦企心頭的隱形大山,不少企業嘗試用無人駕駛技術攻堅礦山困境,卻收效甚微。是無人駕駛技術水平不夠?究其背后問題,主要存在以下五大痛點:

    第一,國內礦山基礎設備較為落后,改造力不足,比如你用一個最新的技術,卻只能安在一個落后的機械上,機械帶不動,技術發揮不出來。

    第二,相比國外,國內礦山較為分散且路況復雜,粉塵、碎石多。掌握無人駕駛技術的創新企業多為跨界作戰,實戰中往往缺乏針對性,適用率低。

    第三,無人駕駛技術的企業大多是獨立開發者,他們只擁有技術不參與電動化機械設備的開發,需要多方協作參與,知易行難,各個企業都有自己的盤算,最終落到礦企身上,又變成了一座無形大山,導致項目往往多方掣肘,原地踏步。

    第四,主流無人駕駛技術更多聚焦在單車智能,即從A點到B點的運輸,裝載、作業、抓取等依然無法擺脫人工依賴,還要去靠司機完成操作,應用落不到實處,猶如水中撈月。

    第五,運輸安全問題是一個很難邁過的坎,市場缺乏有效解決安全隱患的案例。

    當然,人們想通過無人駕駛解決礦山困境的初衷是好的。在國外,基于無人駕駛技術產生的無人作業已得到有效驗證,那么,國內的突破口到底在哪里?

    礦山困境的突破口

    這些問題在2022年,似乎已有答案。

    前幾天,國內純電工程機械及重卡領域領軍創新企業博雷頓,完成了一系列動作:針對礦山痛點,推出“智能化無人作業方案”;第三次向客戶投放博雷頓電動裝載機,通過“無人化純電動裝載機+挖機+礦卡聯合作業”將人力從危險、繁雜的重復工作中逐步解放。

    視頻標注:“智能化無人作業方案”效果展示

    如果說第一次向客戶投放電動裝載機,對方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,那么第二次投放就是客戶對博雷頓的產品建立了信賴關系,第三次投放則是博雷頓吹響“攻克礦山困境”的號角。

    第一次、第二次投放中,博雷頓通過實踐完成了三個重要測試:寒冬測試、安全測試、性能測試。無人駕駛離不開電動化,電動化擺在當今新能源發展中,關注點是續航。乘用車市場可能考慮只是續航問題,“你這車說600續航,冬天實際能跑多少?”

    而在純電工程機械領域,續航只是一個層面,還需要考慮電動設備在寒冬中能否穩定、安全、高效的工作。上述疑慮想要找到答案并不容易,需要多種情況同時滿足。

    首先,要有一批電動機械設備交付給礦山使用;其次,產品要安全、好用,有實際能替代礦車司機的價值;第三,替代司機只是滿足基本訴求,獲取了與司機同等的價值,還要比司機作業更高效、能超越司機本身的價值,否則礦山為什么要多買一臺電動化機械設備呢?

    這就回到了,作者前文拋出“無人駕駛在礦山落地難,產生五大痛點”的問題。無人駕駛想要實際落地,走進礦山,需要與電動化機械設備無縫契合,在安全、替代司機基礎上,高效、高質完成礦山任務??珊芏嗟V山往往都是在第一批交付中,栽了跟頭。

    博雷頓向客戶第二次、第三次投放電動機械設備,無疑為“攻克礦山困境”開了個好頭。

    有了第一次、第二次的數據回收與經驗總結,其向客戶第三次交付的產品中,又進行了全新技術升級,并推出新版電動裝載機——5噸機型BRT958EV,提升客戶礦山工作效率與業績。

    這也意味著,繼2021年斬獲B輪4億元大額融資后,博雷頓再次走在了行業前沿。

    把復雜的難事變簡單

    全球科技創業者偶像、蘋果創始人喬布斯曾說,“簡單比復雜更難,你必須付出巨大艱辛,化繁為簡。但這一切到最后都是值得的,因為一旦你做到了,你便能創造奇跡。”

    而在博雷頓創始人陳方明心中,“他想做的,就是把一件復雜的難事變得簡單。”

    2016年,工程機械資深投資人陳方明,因“在中國投不出一家像樣的純電工程機械及重卡公司”決心轉身創業,拉著一幫“志同道合”之士,成立了集研發、制造、產品、銷售一體化,覆蓋純電重卡、工程機械、無人駕駛、新能源等領域的高新技術公司博雷頓。

    經過3年研發與技術沉淀,2019年,博雷頓向客戶完成第一次電動機械設備投放;2020年,“全球黑天鵝”突擊,博雷頓無人駕駛技術得到應用,在減少工作人員接觸的環境下,完成工程車自動卸載;2021年,國家大力推動碳中和,博雷頓成為區域新能源建設的座上賓,同年拿下B輪4億元大額融資,被媒體譽為“中國純電工程機械+無人駕駛方向的特斯拉。”

    一步步走來,博雷頓每一次成功表現,都非偶然,而是其聚焦戰略的必然產物,新能源工程機械在全球范圍內都算是新生事物,需要大量的研發資源投入。

    陳方明說,“博雷頓創立的使命即是讓新能源更好地服務于人類,因此博雷頓破釜沉舟ALL IN新能源,研發團隊、售后團隊、生產團隊、無人駕駛團隊全部圍繞新能源產品展開工作,研發測試設備、場地、生產線也都為新能源設備量身定制,致力于打造更出色的新能源產品。”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為攻克礦山等環境存在的冬季嚴寒、夏季高溫難題。博雷頓在第二次向客戶交付產品之前,研發了智能溫控系統,利用為電池組等核心部件構筑“恒溫艙”的方式來實現純電動設備在-30℃到60℃范圍內穩定工作,且可通過 APP遠程控制提前預熱。

    為攻克偏遠廠區取電困難、電網波動等難題。博雷頓構建了風光儲運綠色能源管理一體化方案,為客戶提供清潔、可持續、低成本的零碳能源,讓生產更為綠色;為攻克危險崗位人員安全隱患。博雷頓基于新能源和車聯網優勢,又強化了無人駕駛團隊,開展示范運營工作。

    截至目前,博雷頓已經在電機、電池管理系統、變速箱、車聯網、無人駕駛等諸多核心領域獲得數十項專利,團隊規模超200人,研發成員占比達到40%,客戶數量超100家。

    一群人跑在了前面

    實際上,博雷頓能順利完成第三次客戶產品交付,既離不開陳方明的決心與遠見,也離不開博雷頓背后的電動化設備與無人駕駛技術硬核團隊。

    他們跟陳方明一樣,從“中國新能源大本營”華南理工大學走出,沿著寧德時代曾毓群、廣汽集團曾慶洪等老一輩高端制造開拓者的足跡,積極投身新能源改變全球格局的偉大事業。

    比如博雷頓無人駕駛團隊CTO全思博,他是華南理工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博士后,機械制造及自動化博士,擁有超10年機器視覺與機器人研究經驗,承擔過多項國家及省部級科研課題以及企業項目的產學研相關工作,論文及專利成果豐碩。

    當初全博士選擇加入博雷頓,一個方面是,他眼中的校友陳方明,是個不說大話,肯做實事的人;另一方面是,博雷頓所處的賽道具備十分明朗的市場前景與商業價值,且博雷頓在線控底盤、應用場景方面具備深厚積累。

    加入博雷頓后,全博士主要負責推動重卡與工程機械從電動化邁向無人化、智能化,面向實際運營需求重點攻克自動駕駛高穩定可靠性、智能路面負荷優化、多車種協同作業、礦區作業場景動態變化及地圖更新、能耗策略匹配等行業痛點、難點課題。

    陳方明透露,“博雷頓此前已落地單車智能駕駛項目驗證工作,同時實現在辦公室遠程遙控裝載機作業,初步具備將人從危險作業環境中解放的能力。博雷頓無人駕駛團隊將于2022年第二季度前后開始一下階段的工作,即多機種智能協同駕駛和作業的項目落地驗證,不斷測試迭代,最終實現商業化的真·無人駕駛,將人力徹底從礦山作業場景中解放。”

    千億賽道逐漸浮現

    當頭部玩家落地礦山實際應用場景,一條市場規模千億的賽道逐漸浮現。

    根據辰韜資本此前發布的《礦山自動駕駛賽道研究報告》測算:中國礦山自動駕駛市場規模超過千億,2021年-2023年是實現商業化應用的關鍵時期;2022年-2023年,第一梯隊企業將開始實現商業化應用。

    但辰韜資本也指出了當前礦山無人運輸存在的困境:不僅需要無人駕駛技術,還需要調度與車隊管理、車聯網通信等技術。然而,國內多數電動化機械裝備企業往往更愿意與無人駕駛創新企業合作,這樣的優勢是,可以降低成本;劣勢是,品控難以把握。

    在辰韜資本看來,礦山自動駕駛商業化需要從以下關鍵點進行突破:

    一是,需要對整體系統的試運行和調優,包括自動駕駛車輛、中央控制平臺、生產管理等。

    二是,生產效率提升,尤其是常態化夜間作業效率。

    三是,自動駕駛零部件及算法的成熟,使自動駕駛車輛能穩定、可靠的運行。

    四是,需要將自動駕駛與礦區正常生產作業節拍進行融合匹配。

    這就意味著,誰能攻克上述四大關鍵點,將享受千億賽道產出的紅利。

    從行業發展情況來看,完成三次產品投放的博雷頓有望率先吃到第一塊“千億”蛋糕。

    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
    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,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。

    相關文章
    我要評論
    表情
   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
    …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一专区